RSS

當「五四」只剩愛國,當「六四」只是風波

07 May

最近友人談起,他獲邀為一個有關現代中國歷史回顧的活動作簡短講演,此活動的參加者主要是三十歲以下的年青人,他說不太清楚參加者對近數十年的歷史所知多少,正為如何拿捏講演內容的深淺,費煞思量。談到這,我倆都不禁慨嘆,由於中學歷史課程對近現代中國歷史的敘述含糊不清,年青人在談到一些歷史事件或人物的背景時,都只有一些片面和似是而非的印象,甚至「囧」。比方說,今年(2009)是「五四運動」90週年和「六四事件」20週年,對於這兩起歷史事件,經過政治力經年累月的影響,分別被簡化成「『五四』是群眾反對北洋軍閥喪權辱國的愛國運動」和「『六四』是一小撮反動分子利用社會矛盾妄圖顛覆政府的風波」的刻板印象,而對其背景因素以及事件前後的一系列思想文化運動,則諱莫如深,被埋藏於歷史的暗角處。

今天,每當人們談到「五四」和「六四」,都會很自然得到「學生上街」>「群眾被鼓(煽)動加入」>「遊行中出現過激行為」>「(因而必然導致)武力鎮壓」>「(部份)參與者的愛國情操值得肯定」>「事件(總有一天)會得到平反」>「但是大家(特別是參與者)都有責任」的邏輯結論,然而,是什麼原因令學生放棄校園的快意生活走上街頭?究竟學生上街的歷史背景為何?那年代曾出現什麼樣的思潮?這些背景和思潮又如何直接或間接促成事件的發生?事件/運動的中心思想為何?對當時和後世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朋友,你可曾知道:

  • 「五四運動」在何時何地發生?
  • 那時期發生了什麼事情?
  • 北京各大學的校長為營救被補學生四處奔走,更集體辭職以支持師生的訴求?
  • 「五四」的前後曾出現「打倒孔家店」和「新文學」等一系列思想文化的改革和啟蒙運動?還有罷買日貨支持國貨等救亡愛國行動?
  • 那時思想界推動了那些新思潮?發生過什麼論爭?
  • 這一切又對現代中國的發展進程有何影響?

你又可曾知道:

  • 「六四事件」的社會經濟背景為何?
  • 那時期北京和全國各地發生了什麼事情?
  • 為何那時北京各界市民,甚至黨政機關的幹部員工,都走上街頭,支持遊行絕食的學生和工人?
  • 當時參與運動者的訴求是什麼?
  • 從改革開放到「六四」前後,曾發生過那些民主和思想解放運動,包括北京之春、民主牆、傷痕文學、八六學運、八九民運?
  • 當局曾如何因應這些思潮?「新三反」(反精神污染、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和平演變)又是什麼?
  • 這一切於今天有何意義?

讀到這裡,能清楚解答以上所有問題的人,相信不會太多。人們對以「五四」和「六四」為標誌,發生在兩個不同年代的思想啟蒙/解放運動,尚且弄不清情況,遑論對這百年間更多具體的歷史事件有所認識:

  • 「五四」後,「救亡」最終壓倒「啟蒙」,由國共兩黨領導的革命相繼崛起的過程為何?
  • 國民黨統治時期曾作出過什麼貢獻(如黃金十年、抗戰勝利、平等新約)?
  • 為何出現當今兩岸分治的局面?
  • 四九年以後曾發生過那些政治運動(如反胡風、反右、文革)?
  • 「三面紅旗」是什麼?「三年困難時期」死了多少人?
  • 改革開放前的社會經濟生活是怎樣的?吃大鍋飯是怎麼一回事?
  • 為何那時要分「紅五類」和「黑五類」?一個人的出身為何被看得如此重要?

還有:

  • 你認識五四運動的陳獨秀、李大釗、蔡元培和胡適嗎?
  • 你認識文革時期的遇羅克、林昭和張志新嗎?
  • 你認識八十年代的魏京生、徐文立、劉賓雁和方勵之嗎?

相信今天(特別是內地的)年輕一代,知道雷鋒的定比同時期的遇羅克多;認識首富劉永好甚於發表《第二種忠誠》的劉賓雁;心儀性感女神林志玲多於為真理而歿的熱血女兒林昭和張志新;熱捧歌手胡彥斌遠超未足三十已名滿天下的胡適。此外,我們對古代盛世中國的認識(通常透過觀看《雍正皇朝》和《康熙帝國》等央視大片),甚至比上述事件還多。縱然我們正身處百多年來物質生活最豐裕的時期,但跟「五四」和「六四」那兩個年代相比,當下在思想上卻顯得單薄蒼白,缺乏內涵和遠見。那兩個年代所代表的是一種不畏強權,勇於探索,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精神,它不僅僅指涉生活方式的自由,更代表著思想的解放和創新。就算在文革那個高度拑制思想、政治掛帥的瘋狂年代,仍有遇羅克等人不懈地追求知識,發出真理之聲。今天,當「美帝代表」星巴克堂而皇之進駐首都中央的紫禁城,當三亞舉行代表「資本主義腐化生活」的世姐選美並出了土產冠軍,我們卻又反過來掩飾「去古未遠」的事情,未能冷靜、理性、自由、開誠佈公地作深入探討,這樣只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而已。

我們身處的社會仍存有太多思想和討論的禁區。當我們猛烈批評日本不反省二戰罪行而亟欲推動「正常國家化」的同時,自詡為文明大國的我們,亦應捫心自問:當「五四」只剩愛國,當「六四」只是風波,我們自己距離「正常」,還有多遠?

德國於昔日的集中營設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我們卻沒有一處正式講述文革歷史的場所;法國於首都巴黎設立先賢祠,供奉歷史上在思想和科學等不同領域有卓越貢獻的國民,包括盧梭、伏耳泰、雨果、大仲馬和居里夫婦等,連總統亦未必能每位得享此殊榮,相比之下,我們卻只有某領導人的紀念堂佇立在北京市中心;美國人妥善保存1776年簽署獨立宣言的大樓,而位於南京的中華民國臨時參議院舊址,即辛亥革命起義各省代表共同宣佈廢除帝制,建立共和,這樣一處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建築,至今卻仍被用作江蘇省軍區司令部的辦公處(比大軍區還要低一級),不僅不能恢復其歷史原貌,更甚者,1929年國父奉安大典曾停柩公祭的大廳,更於文革風潮裡被拆毀。一個民族如此不懂得正視和保存歷史,哪怕經濟再繁榮,物質再豐盛,終究不能真正崛起,屹立於列國之林。

經反覆思量,我最後給友人的建議是,與其對某些歷史事件作局部拆件式的介紹,不如先讓更多人了解「五四」和「六四」背後這兩個波瀾壯闊的啟蒙年代所代表的真正意義。今天的中國社會,雖然仍存在諸多政治和思想上的限制,但無可否認,社會氣氛已較從前寬鬆。作為普通人,我們也許沒有推動社會變革的毅力和勇氣,但我們至少能從自身出發,主動接觸和探究歷史事件的背景和經過,正視和尊重更多不同的思想和事物,培養批判思維,逐步由家庭、朋輩、小圈子到社會,營造成熟理性的議事氣氛,一點一滴地作出改變,讓民主、自由、平等、博愛,不單作為政治追求,而是化作一種生活態度,深植人心。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Posted by on 2009/05/07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3 responses to “當「五四」只剩愛國,當「六四」只是風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