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別樹一格的馬來西亞選舉君主制

29 Feb

每當談到君主制,通常會想到世襲模式,如中華民國成立前的各個朝代、日本天皇萬世一系等都是典型,當然亦有「選舉君主制」的例子,其中以羅馬帝國最為人熟知。現今世代依然不乏實行選舉君主制的國家,其中柬埔寨、沙地阿拉伯和斯威士蘭都是通過由皇室、貴族或「德高望重者」所組成的理事會,從皇室成員中遴選國王繼任人;阿聯酋由七個酋長國組成聯邦,憲法規定總統由七個酋長組成的最高委員會互選產生,實際上一直由最大成員阿布札比的酋長擔任,形同世襲。

除此以外,亦有並非侷限於一家一姓,如梵蒂岡由樞機團互選教皇、薩摩亞國會從四大傳統部落頭領中選出國家元首(註)。唯有馬來西亞是現存唯一採取「輪流坐莊」的安排,這是源於當地從英國獨立以前長期處於列邦林立的狀態,因而制定憲法時設立由九個州的世襲統治者(蘇丹/拉惹/嚴端)共同組成的統治者會議(或稱理事會),以秘密投票互選一人出任最高元首,設有五年任期且不能連選連任,而從首任開始按照約定俗成的順序由各州統治者繼任,成為該國的獨特標誌。

雖說最高元首猶如虛君,惟在族群和宗教多元的大馬仍有一定影響力,一些州如柔佛的皇室更十分「出格」,總體而言皇室和民選政治菁英從聯邦到地方的互動關係微妙。這次大馬政爭正正不只牽涉中央執政權,且波及各州的權力版圖,首相之位至今仍懸疑未決,個別州屬卻已「改朝換代」。今晨最高元首召開統治者會議,照例內容保密,最終會邀請誰來組閣,仍須端看各派角力的結果。現時形勢似乎傾向發動政變的一方,只是擁有國會十八席的砂盟仍未表態,且各方策反的消息不斷,最終結果有待最高元首召見各黨派領袖商討後方能知曉。

無論如何,這次政爭是不折不扣的叛變,退出希望聯盟的土著團結黨和從人民公正黨外逃的阿茲敏派,與因貪腐倒台的巫統以及極端保守排他的伊斯蘭黨勾結奪權,出賣選民和主流民意,毋庸置疑。倘若其圖謀得逞,正在進行針對貪腐者的調查和司法程序勢將中止,各項改革亦會叫停,人民福祉將因權鬥而斷送。半個世紀以來的首度政黨輪替得來不易,大馬各方應力抗反動逆流,不讓變革契機流逝,捍衛民主,繼續為邁向多元共融的馬來西亞而努力。

註:其他例子包括沒有領土的主權實體馬爾他騎士團,由騎士組成的國務委員會選舉親王兼大教長;而安道爾基於歷史原因,由西班牙烏格爾教區主教和法國總統共同擔任親王,後者由法國人民選舉產生,可謂選舉君主制的變奏版。

延伸閱讀:〈熱世界、冷知識:馬來西亞究竟有幾多位「元首」?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20/02/29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