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International Affairs

「港版國安法」中未來駐港國安機關的角色功能及其影響

歷經2003年的「廿三條立法」和去年的《逃犯條例》修訂之爭議,中港矛盾日趨激烈,在剛召開的「兩會」,北京終於際出「港版國安法」的大旗。自九七主權轉移至今,剛好23年,歷史像是給香港開了一個玩笑。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單看名字之長已充滿黨國特色),全國人大將會授權人大常委會為香港制訂專門的國家安全法律,加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列表,由特首頒布直接在特區實施。對於「港版國安法」的合法性和涵蓋範圍,坊間已有大量討論,在此不贅。而《決定(草案)》的七條之中,第四條規定中央可根據需要在特區設立國安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輿論普遍關注這個機構未來的角色。其實無論九七前後,國安機關在香港早已存在,只是一直在幕後活動,正因如此,香港人一般對內地的國安機制感到陌生。在此闡釋一下中國現行的國家安全系統,以及其與中央駐港機構以及類似的特區部門之對應關係,而後再就「港版國安法」下未來設立的國安機構之角色功能作一預估。

就國家安全領域而言,世界各國一般會成立高層次的決策機制,協調國防、外交、情報、執法等部門的政策制訂與執行。北京亦於2014年改組原有機制,設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習近平親任主席,在其領導下的國家安全系統,詳見配圖。與美國的「國家安全會議」和俄羅斯的「聯邦安全會議」等不同的是,根據「以黨領政」的原則,「中央國安委」並非政府機構,而是置於黨中央之下,綜合統籌領導相關黨政機關,以貫徹黨的國安方針政策。除了國防外交等部門,「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專職情報蒐集、反間諜、政治偵查等一般意義上的國安功能,這兩個機關就是坊間所通稱的「國安」和「國保」,大致是前者主力對外(亦負責境內涉及外國的危害國家安全活動),後者主力對內,類似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聯邦調查局(FBI)以及英國軍情六處(MI6)和軍情五處(MI5)的分工。單看國家安全部的網址(www.12339.gov.cn),就知道這些機關是何等神秘。順帶一提,「國安」的標識上使用黨徽而非國徽(見圖),其潛台詞不言而喻。

不論「國安」或「國保」,在香港還是英國領地的年代早已活動,甚至可追溯至四九建政以前中共的諜報機關,先是潛藏在「新華社香港分社」之中,而後寄身於現今的「西環」(中聯辦)。作為近來被質疑其法定地位的焦點,中聯辦不但是中央在港的「分身」,其龐大編制下隱藏了不少黨政機關,例如「臺灣事務部」隸屬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宣傳文體部」受中共中央宣傳部領導、「經濟部貿易處」則由國務院商務部統管,而「保安部」和「警務聯絡部」則是「國安」和「國保」的在港分支。根據媒體報導,一般相信這些部門分別與特區負責類似功能的對應機構作「聯絡協調」。在中央落實「全面管治權」的方針下,中聯辦(還有港澳辦)對特區事務的「關注」愈益進取,處處可見其在背後介入之痕跡,未來相信會更為顯見。

回歸正題,倘若中央在通過「港版國安法」後正式設立常駐的國安機構,很大可能是將現時中聯辦內的保安部和警務聯絡部等機關整合升格。至於這個新機構將會扮演什麼角色功能,則有以下三個可能性:

  • 作為「監軍」,向特區有關部門發出政策或法律指示,並監督後者執行;或
  • 除了指示和監督,亦會「落場」參與偵查和蒐證,而拘捕和檢控等具體執法工作則由特區相關部門負責;或
  • 將偵查、蒐證、拘捕、檢控等工作「一把抓」,繞過特區全方位包辦。

以(一)或(二)而論,由於特區仍扮演「代理人」角色,相信拘控以後會交由本地法院審理。若是(三),則極可能由駐港國安機構直接將案件送交內地檢察和司法機關跟進。倘若如此,情況將會比《逃犯條例》修訂更為嚴峻,皆因現時涉及國防和外交的案件,雖不在特區自治範圍,根據《基本法》第19條,由特區法院經特首向中央取得證明書即可審理,「剛果案」即屬典例。若「港版國安法」將審判權劃歸內地法院,形同宣告特區按上述第19條「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畫上句號。更有甚者,以內地對「國家安全」定義之廣(註),且不僅限於實際行動而包攬思想言論,理論上仍何案件都隨時可能以國安為由移交內地處理。一旦作為香港和內地「防火牆」的司法管轄權瓦解,與國際接軌的普通法所保障的權利和自由不再,勢必導致外資大規模撤離,各國政府不再承認香港的特殊國際地位,將香港與內地等量齊觀,相信亦會瞬間成真。當然,最擔心這一切發生的,恐怕不只是外資或香港人,還有借香港「走資、過數、洗錢」以及匿藏資產和家眷的無數內地權貴。

當下全國人大只是就「港版國安法」定調,仍須由人大常委會草擬和通過詳細的法律條文,而後加入「附件三」頒布實施,媒體一般估計會在八月的人大常委會會議通過。除了上述駐港國安機構的角色功能,條文將如何界定「國家安全」?會否就網絡、媒體、出版管制和查禁組織等推出針對性條文?為特首引用《緊急法》加強賦予法源?對《基本法》第18(4)和48(8)條(落實「全面管治權」)作出規定?對特區法院審理國家安全案件作出規範和限制?為各級選舉DQ列出具體條件?凡此種種,都必須密切留意。自《決定(草案)》消息一出,已引起香港各界強烈反彈,執筆之時港九各地正舉行反對立法的大規模集會,加上美英澳加等國先後發表聲明並揚言有後續行動,從現在至正式通過,未來數月的局勢發展將變化莫測。無論如何,香港之於中國政治、經濟和金融的戰略重要性無可替代,喪失國際承認將標誌著其歷史地位的終結,對香港和中國而言俱是災難。只是以黨國一貫思維和處事方式,「攬炒」似是早已命定和無可挽回的結局。

註:根據胡瑞舟的〈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及其運作:從總體國家安全觀及國家安全工作座談會觀察〉,「國家安全」涵蓋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網絡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海外利益安全等12個領域。

延伸閱讀:筆者的相關評論文章

「一國」的無限延伸:現行本地法律中「國家/中央」的定義及其影響

「廿三條立法」與香港特殊地位的終結

超越「開明專制」的迷思

維城大賭場之撤與不撤

沒有民主的自由和法治,七百萬人的迷思

先有「決定」才有《基本法》——新香港的政治現實

聯合國駐港?城邦拓展外務的契機與優勢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20/05/24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 , , , ,

〔重刊〕臺灣出席2009年世界衛生大會:國民黨務實外交的勝利?

藉由「武漢肺炎」蔓延全球,臺灣參與世衛的課題,再次引起國際社會激烈爭議。自1972年中華民國在世衛的成員資格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臺灣一直被排除於全球衛生治理體系之外,至2008年與北京友好的國民黨馬英九政府上台,才於隔年以「中華臺北」的名義獲邀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直到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又因北京阻撓而中止至今。實際上,當2009年成為WHA觀察員,臺灣內部曾就此身分背後的主權意涵爭論不休。際此課題再現,在此重刊筆者當時的分析文章,以資參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20/05/19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 ,

「一國」的無限延伸:現行本地法律中「國家/中央」的定義及其影響

BL22 state definitions rev三年前的特首選舉,候選人之一的前高院法官胡國興提出應為《基本法》第22條立法,以規範中央和各省市就特區事務的活動和權限,當時並未引起太大注意,如今經過「兩辦」(港澳辦和中聯辦)聲明自身不受第22條約束,社會上下才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如夢初醒。究竟第22條包含的機關包括哪些?現時確實如「胡官」所指沒有專門的本地法例,但亦非完全無跡可尋,這裡簡單說明一下現行本地法律中對「國家/中央」等概念的定義,從中可以看到「一國」在法理上所觸及的範圍有多廣多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20/05/02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 ,

「廿三條立法」與香港特殊地位的終結

最近重推「廿三條立法」的言論來勢洶洶,引起坊間各派爭論,有的表示要盡一切辦法阻止,另一些則說立法與否都照樣會抗爭下去。在這裡不厭其煩都要再次提醒一下,其實《基本法》第23條提到的「國家安全罪行」,現行本地法律早已有規定,其中一些如「煽惑罪」經已引用作檢控,相信大家都有留意到。而17年前「廿三條立法」諮詢時亦已講明會將大部分相關的現行法律納入《國家安全條例》。這裡嘗試一幅圖綜合對應「廿三條」的規定和相關現行法律,給大家參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20/04/24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 , , ,

別樹一格的馬來西亞選舉君主制

每當談到君主制,通常會想到世襲模式,如中華民國成立前的各個朝代、日本天皇萬世一系等都是典型,當然亦有「選舉君主制」的例子,其中以羅馬帝國最為人熟知。現今世代依然不乏實行選舉君主制的國家,其中柬埔寨、沙地阿拉伯和斯威士蘭都是通過由皇室、貴族或「德高望重者」所組成的理事會,從皇室成員中遴選國王繼任人;阿聯酋由七個酋長國組成聯邦,憲法規定總統由七個酋長組成的最高委員會互選產生,實際上一直由最大成員阿布札比的酋長擔任,形同世襲。

除此以外,亦有並非侷限於一家一姓,如梵蒂岡由樞機團互選教皇、薩摩亞國會從四大傳統部落頭領中選出國家元首(註)。唯有馬來西亞是現存唯一採取「輪流坐莊」的安排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20/02/29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維城大賭場之撤與不撤

維城是舉世公認的國際金融中心,至少直到目前為止如是。將它比喻成一所賭場,必須有不同賭客參與,莊家才能獲利。箇中關鍵是賭場設定的規矩不會偏幫某一方,當然這也得客人承認才說了算。否則不單山姆大叔不來了,西洋大班不來了,東洋客商不來了,連南洋拿督和中東酋長都不來了,只剩下強国土豪自個玩,那莊家何來收入?何來供養員工?

舉個例:曾幾何時,金正恩元帥的父親弄了一個新義州特區,有區旗區徽、有特首、有議會、有法院,同樣寫了本「基本大法」,結果到現在都沒人當一回事,那裡仍是十七年前的模樣,這說明了什麼,不言而喻。

無論愛国不愛国、喜歡不喜歡,維城的存活建基於國際承認,是鐵一般的事實,並非如那個目不識丁、倚仗特權自動當選的所謂議員所說只靠「基本大法」一紙空文。

一旦國際承認消失,維城隨即會喪失獨立經濟體、獨立關稅區、獨立司法管轄區等之地位,和世界各國簽訂的經貿協議失效,數十個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會籍撤銷,百多個國家的護照免簽待遇如骨牌般中止,外資大舉撤離,聯繫匯率瓦解,金股匯房地產全線崩潰,城中有錢人爭相逃離,然後… 可想像一下如西藏那樣,被「解放」至今接近七十年,依然只能依賴強国年年輸血,才能勉強維持。

顯然易見,除了維城的個別競爭對手,弄砸「Casino Victoria」根本不符合維城居民、強国同胞以至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亦不符合党国的戰略需要。為了維城自身,為了愛国愛党,什麼都好,現實一點,當下情勢,唯「撤」一途。之後說成功守護自由也好,說拚經濟保民生也好,各自表述、各取所需,齊齊「悶聲發大財」~~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19/06/14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識國際地理真的很重要:《環時》的處女島迷思

素來捍衛國家主權不遺餘力的《環球時報》今日發文〈蘋果,你發布會上這是什麼意思?〉,批評蘋果新產品發布會在大屏幕上顯示的銷售地區表,沒有將香港和臺灣寫成「Hong Kong, China」和「Taiwan, China」,那邊廂卻將美國的領地處女群島(內地譯作維爾京群島)標示為US Virgin Islands,說是雙重標準云云。此文一出,隨即引起內地網民一片聲討蘋果之罵聲,同時亦被境外媒體廣泛報導。在此列舉高調擁護中央的《東方日報》、「公信第一」的《明報》以及新加坡的《聯合早報》和大馬的《星洲日報》為例,以示公正。

有趣的是,所有這些報導都只引述《環時》評論的內容,而沒有任何背景介紹或資料補充。但是,《環時》這次撻伐蘋果的理據,恰恰犯了最基本的事實錯誤,亦再次證明懂得世界地理常識,對於做國際新聞的確非常重要(要講三次)。咁究竟實情是怎樣的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18/09/13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伊斯瑪儀:沒有領土的神權國度和「信守全球化」

c81ba22d-c39b-3f63-be80-b01dd6aa6427現今國際體系已發展成包含各式各樣參與者的舞台,非獨立實體、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跨國企業以至個人都在不同領域發揮影響力。然而,當中擁有如主權國家般的權位者,則十分罕見。較為人熟悉的是「馬爾他騎士團」,雖然已無疆土,仍能憑藉其歷史形成的「主權實體」地位,得以和110多個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大大有助其推展在世界各地的人道援助活動。其實騎士團並非孤例,近年還有一個性質類近的組織正在迅速冒起,那就是伊斯蘭教什葉派的主要分支之一「伊斯瑪儀」(Ismaili Imama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18/08/30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 , ,

各國駐港澳領事館被要求更名的意義何在?

us-consulate最近各國駐香港和駐澳門的領事館被北京外交部要求更改名稱,不得在名字裡同時寫上港澳。據報外交部引用有關領事制度的《維也納公約》,規定領事館應僅以駐地命名,因此有關更名只是技術性調整,不會影響領事館繼續處理有關澳門(或香港)的事務。此事看似表面功夫,並未為媒體廣泛報導,細看之下,對港澳對外關係的意義卻可堪玩味,值得多加留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18/08/05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

沒有民主的自由和法治,七百萬人的迷思

公元前三世紀,秦帝國首次促成領土、權力和規制「三位一體」的「大一統」,建立以皇權為核心,從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的垂直單一權力體系,在思想文化、典章制度、社會經濟型態和地方行政體系等方面,實行齊一的統制(其影響詳見拙作《統獨那話兒:「大一統」真的是歷史必然?》)。尤其自唐代以後,世家士族勢力衰落,基本形成皇權獨大的格局,所謂以相權為首的士大夫制衡皇權,只是讀書人著史聊以自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18/04/08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