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國際關係

國際級「計劃單列」:面子何價?

IGO一個國際組織舉行年會,兩個成員首腦之間的會面,引發激烈的禮儀之辨,從相對位置和談話內容,以至坐姿、神情和拍攝角度等,無不仔細審視,活像一班影評家,對戲劇裡的角色評頭品足,政客如戲子,果真不錯。那何謂對等?何以矮化?何為抽水?標準在哪?眾說紛紜,那得由國際組織的演變談起。

國際組織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IO 或 inter-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IGO),顧名思義,是國家之間為了特定目的而合作成立的機構,一般以主權國家 (sovereign state) 為單位,由各國中央政府派出代表參與,例如聯合國、北約、歐盟、東盟、世界銀行、上海合作組織等,亦有由非中央級地方政府組成的國際組織,例如城市之間的各種會議和合作平台。這些國際組織,不論中央級還是地方級,國對國,省/州對省/州,市對市,成員資格基本劃一整齊,有規有矩,同時跟「非政府間國際組織」(international 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INGO),如國際奧委會和國際紅十字會等相區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5 Comments

Posted by on 2013/10/14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第二種忠誠

筆者在學習和研究國際關係的過程中,常反覆思考一個哲學命題:撇開宗教信仰而論,天地之間是否存在凌駕一切建制的自然法則或「道」?心中不期然想起曾在一篇隨想中提及劉賓雁和他的《第二種忠誠》。

劉在上世紀五十至八十年代曾發表不少作品,針砭時弊,在當時社會引起巨大反響,然最終被放逐海外,其名字亦遭封殺,以致今天年輕一代認識劉氏者寥寥。他提出對於絕對服從者和持不同意見者應一視同仁,後者是為「第二種忠誠」。這跟研究國際關係好像風牛馬不相及,其實不然。不同國家之間各式各樣的鬥爭,以「國家利益」為名,通過各種建制,將其置於其他準則之上,動員人民輸誠為其付出,視異議為叵心可測,彷彿只有唱好才算愛國,誅心之論,讓人膽顫心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 , , ,

極地風雲變

全球暖化點燃極地資源爭奪的戰幔。

自2007年俄羅斯派出小型潛艇「登陸」北極點海床,插上國旗宣示主權,環北冰洋各國相繼派遣勘探隊,嘗試找出擁有延伸至北極點的海底大陸架主權的證據,同時為日後開採蘊藏於北冰洋海底數以千億噸計的石油和天然氣等資源作準備,環北冰洋五國領袖曾為此舉行峰會,使沉寂多時的北極地區主權爭議再次成為國際焦點。最近有報導指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高調訪問該國北極領土,視察在當地進行的軍事演習,並曾出動空軍攔截逼近北極領土上空的俄羅斯轟炸機,各國的競爭越趨熾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2010/08/27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ags: , , , , ,